智能手環:炮灰還是未來?

援交 當互聯網完成瞭其虛擬世界的擴展之後,我們看到的是它向現實的延伸,去改變傳統行業,或者改變人。比如說去年大熱的互聯網思維便是前者,而如今被巨頭們看重的智能硬件們則象征著後者的未來。相比於蘋果、谷歌在智能手表上的暗中角力,技術更簡單成熟度的智能手環則成瞭國內智能硬件廠商們廝殺的戰場,近來微信更是拉攏瞭咕咚、華為等公司,開始涉足智能手環市場,使得智能手環一時間成為瞭話題焦點。但問題是在這樣一場可穿戴設備大潮中,又有著多少裸泳者,當我們談論智能手環時,我們又在談論什麼呢?微信的野望從微信這一次的兩條強制性要求(必須加入排行榜和維權功能)來看,騰訊顯然不是希望像百度那樣依托於技術,或者像阿裡一般靠資本運作來介入智能穿戴市場,微信想要的是一個由自己設立遊戲規則的生態,這一點和蘋果、谷歌的思路是相似的。在微信的外送茶構想中,不同的智能手環用戶將使用微信這一統一入口,省去瞭此前單一下載APP的麻煩。而排行榜功能更是可以將微信社交屬性的作用在這一生態中放大,甚至靠朋友圈完成進一步的傳播,從而擴展用戶群。某種意義上來看,微信遊戲此前已經靠這樣的方式實現瞭大爆發,騰訊一季度23%的網遊收入增長很大程度上來源於此。但問題是不同於虛擬的遊戲,手環作為一個現實產品,所面臨的問題顯然要更復雜,因此微信也強制加入瞭售後功能來規范產品生態,避免像Jawbone式的糟糕用戶體驗。不過有些問題顯然不是售後能夠解決,比如用戶持續的使用,用戶活躍度等等。和蘋果、谷歌相比,微信的問題在於沒有自己的操作系統生態,甚至不可能像百度那樣拿出一套百度雲的技術支撐,這也就決定瞭它隻能從智能手環,這樣功能簡單且不需要多麼大生態支撐的產品入手。而蘋果和谷歌則大可以靠智能手機,完成從移動智能終端到可穿戴智能設備的延伸,提供給用戶更豐富的產品體驗。而功能的單一也恰恰決定瞭智能手環的市場現在和未來所需要面臨的諸多問題。不過,或許那也不是騰訊及微信需要關註的瞭,它們要做的僅僅是利用微信龐大的用戶基數和活躍度,搶先占下這樣一個生態的入口,至於構建這個生態的是智能手環,還是智能水杯、體重秤、血壓計其實並不重要。不過“美到哭”的Mot魚訊o 360月初已經悄然在京東有瞭產品頁面,Android Wear進入國內市場的時間點很有可能要比預想的提前,留給微信的政策紅利期或許並沒有多久瞭。當淺層次生態的微信遇上更為成熟的Android Wear,倘若沒有足夠的用戶基數和平臺壁壘,勝算怕是並不大。手環還會好嗎?或許未來的真的是一個屬於智能硬件的世界,但恐怕手環並不會是關鍵。正如前文所言,智能手環們的功能過於單一,計步、檢測睡眠這樣簡單的功能顯然和用戶日益增長的功能體驗需求產生瞭矛盾。這些需求本身就不是用戶剛性需求,而是出於興趣而產生的主動需求,很容易隨著時間而喪失新鮮感。即便是擁有微信社交關系的排行榜功能,試想一下,現在身邊還有多人仍然鍥而不舍地每天“打著飛機”呢。在很多醫生眼裡,智能手環更是被視為玩具一般,基於體動記錄儀的智能手環確實也無法精確、科學地完成對睡眠質量的分析,現在的智能手環在功能上隻能算是佳明等專業運動手表的普及版和網絡版。這種不精準也決定瞭用戶行為本身就不具有嚴肅性,依靠數據監測切實督促自己改善睡眠質量和運動情況就更難瞭。說白瞭,這種事情是由個人的性格和毅力決定的,那是一個小小手環所能解決的問題。而正如硬件再發明作者國仁提供的信息一樣,不少智能手環OEM廠商的報價已經降到9美元,低成本帶來外約的低質量決定瞭這個市場很可能會流於低端層面的競爭。而此前也有業內朋友稱,三四線市場對智能手環的反應反而要比一線市場更活躍,399元以內是其能接受的價格。但問題是,手腕上的爭奪從來都不是低價者的天堂,這一位置上所佩戴的物品往往象征瞭一個人的品味、地位、經濟實力等諸多要素,這也使得像Jawbone、Fitbit以及未出世的iWatch和Moto 360能夠獲得極高的溢價。功能單一,因低價而有爛大街趨勢的智能手環正在成為一個滿足用戶新鮮感的過渡性智能玩具,盡管我們看到有像華為B1這樣試圖將智能手環功能擴展化,和智能手機生態接軌的嘗試。但面對洶湧而來的創新潮,孤立於單一的智能手環或許最終真的不會走太遠。正如同曾經的那些創新熱潮一樣,當我們都去談論它的時候,或許屬於它的最好的時光就早已經過去瞭,而真正的機會則隻屬於那些隻被少數人所看到的地方。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source: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406/intelligent-bracelet-2014.html